這是一個有關一個男人和一隻貓的故事

(一) 這是有關一個男人和一隻貓的故事。 也是有關一男一女一貓的故事。而既然貓也是雌的,也可說成是一男兩女的故事。 地點是倫敦,或者巴黎或者香港。(怎可能是巴黎,她說。太離譜了。) 怎樣說也好,總之是一個亂七八糟的地方。一個房租特貴而居住質素特差的城市。(所以怎可能是巴黎?你話嘞。) 他搬進這座公寓的第二天發見了牠。 貓全身黑色,巍巍的坐在他門口,自言自語似的發出啾啾的聲音。牠從眼角看他左手捧著一包二包的食物,右臂笨拙的推著半殘廢的自行車上二樓。假如他那一刻已然明白她的身份,他會聽見她不齒地說:「又是這些寒酸的學生,爛銅爛鐵還生怕有人偷。拜託﹗」他把自行車鎖定在門把上才掏出鎖匙開門,這時貓再吐出幾句責難的話,嫌他手腳太慢。 門一下子開了。他提起一公斤馬鈴薯,八百克西紅柿,五百克一包的意大利面蹣跚踏入他在新居的第二天。她如是者也提起七公斤的貓肉,昂首碎步的走進了他的家。 即是她的家。 如是者,她走進了她的家,當係自己地方,唔洗客氣。僅僅六步之內,她的尾巴她的味腺已經明確的宣示了主權。誰敢說她不儼然是統領整個WC1E的女皇。 只有他在莞爾:「搞乜鬼…」 Advertisements

Read Article →

新聞工作最大、最困難的挑戰

台灣作家楊照﹕「新聞工作對我最大、最困難的挑戰,常常是如何說服自己﹕正在眼前發生的這件事夠重要,重要到應該投注一切人力與資源去追趕。 我沒有辦法一視同仁地追逐新聞,今天頭條是小客車在高速公路連環追撞,明天的頭條成了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對這兩條新聞用同等熱情花同樣力氣來報道,把它們報道得一般聳動。我也沒有辦法做完今天的新聞,就把它丟到一旁,空出腦袋和手腳,準備迎接明天的新聞。」

Read Article →

好charm,仲funny,超好feel…勁hurt﹗

去年初max factor一系列唇膏的電視廣告中出現「好charm﹗」的對白時,我的右眼皮已隱隱跳了幾下。到今時今日,「好charm」之講法不單止遍布blog界(或者說清楚點是網絡日記界),隨之後起而蓬勃的一個個locutions如「好funny」更直搗傳統印刷媒介,報紙雜誌copywriting不少都照用如儀,面不改容。 「好funny」與 「好charm」之最大分野,乃前者本身作為一個慣用語串,並無(英文)文法上的大問題。可視為very funny或so funny,funny為形容詞,very為adverb,串在一起還可以。可是「好charm」則是由adv + 名詞而成的畸胎,原則上語意不明。這種用法,令我想起中學時期,不少校際活動中認識的男生,儀表堂堂,豈料開口說什麼什麼人好interest,埋口又說什麼什麼東西令他「覺得好interest囉」,通通被白鴿眼的本校女生放入黑名單:連intereting都唔識用的男生,如何令小姐們interested呢? 那時(上世紀末),高中學生拋的中英夾雜locutions中,以我自己所見最普及就是這一條了。除了在中學聯校活動中聽過,在劇場中碰到的人也會說,在畫室認識的少年少女也會說,在icq三唔識七的人也會打。這些中英夾雜的用法,相信已被不少語言學的朋友放進論文中洋洋灑灑的分析過了。姑勿論言者是否真的感到某人某事很有趣,一個locution的興起,委實暴露出當代年輕人生活的一個橫切面。因為選用某個年齡、社會階級常用的用語,一方面是自我定位的投射,代表自己有資格進入應用該個locution的一伙人當中(透過進入他們的語境來加入該社會文化區);另一方面,由於語言對人的影響是多向性的,人們說得多、聽得多,即應用得越多的詞句,自然越大程度上支配了人們所想所感。而當中英夾雜被視為青年文化的一個特點,曝光率最高的locutions也就透視了當時期青年最關心的事物氛圍。 回到「好charm」的問題。在那個icq/網上談天剛興起的年代,或中文打字尚未普及的時候,ho charm是為好慘,跟ho moon、ho gang、ho ging、ho ying、ho lang等俱為好洗好用又完全啱音的表達方式,極品也。須知單單一個「我」字,在網絡界就有無數個串法,or、ngo、ngoh、ngor…沒有多少用家真的會照耶魯或劉氐拚音法去把廣東話羅馬化。為了避免接收的一方搭錯線,很多時都選擇用全句英文,最後加一個「廣英」式感嘆(interjection)加幾錢肉緊來爭取收視。如: 「i was so shocked by the dress ms lee wore today! did you see […]

Read Article →

牛派,團派和上海幫

國內政壇,去年年末才傳出團派和上海幫權力鬥爭的二分天下之勢,團派的胡總等先後令查整上海幫的前江總餘孽陳良宇及賈慶林等人,那邊廂又傳來太子黨諸人密謀向胡主席逼宮,利用路透、紐約時報及日本放送協會三大傳媒放風,搞花胡主席的「file」。事原本月八日,胡錦濤在北京會 見日本公明黨代表太田時,胡欣然表示接受太田邀請,六月訪日。但NHK報道,曾慶紅、唐家璇在十一日分別會見日本前文部科學大臣率領的眾議員代表團時卻表示,胡錦濤今年內將難以訪日。 假如報道屬實,那麼為了要將胡主席軍的人,不惜動用到不共戴天的東瀛喉舌NHK,可謂忍辱負重矣﹗火花四濺,隨時變天,新聞界的朋友和舊同事們有排歎了﹗ 可是朋友們都理解的,是有比團派上海幫等更可怕的幫派,為之「牛派」。說的不是牛肉批,不是武當丐幫之流,更不是股市上的牛市觀望派──說的是死做爛做派、「牛」格的老細階級。他們絶對不是單純的工作狂,更是專門身體力行用最原始、最不合符成本效益、最磨蝕員工士氣的工作方式ot,同時滿臉展現一副既不甘心情願 (「如果走得開,我都一早走左翻屋企陪個仔啦…」)但逕自時刻表露出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風骨丹心,下屬紛紛只好咬緊牙關死跟。 牛派入型入格的老細,已經不單止是做事風格或原則被牛支配,斯人之生理狀態亦然,正是「心裡心裡有隻牛…」。他們連續工作幾十小時、直落個多星期,青筋暴現、面如死灰、眼袋直墜向下巴,仍是有大假也不會放;吃飯時分秒必爭,默默研究著有關工作的資料,同枱原本眉飛色舞地談著戲經食經辦公室是非的一干人等,也應老細默默咀嚼的聲音一下子肅靜起來。 牛派老細的魔力,是以自己無私(生活)的投入來讓他人自慚形懶,然後半期待半理所當然的旨意你緊隨他的好榜樣。另外,牛終歸是牛,即使平日是默默耕耘的水牛、黃牛,隨時也有可能食錯藥變身成瘋牛、狂牛、蠻牛,屆時牛牛所到之處,勢必生靈涂碳,寸草不生… 跟著一個牛派的上司,可以怎樣? 首先要問清楚自己,是不是也牛科動物?須知道勤力不等如屬牛,努力拼搏也不等如你是牛。無論多大的工作量也總有較舒服地去完成的方法。假如你是牛,即代表你只相信一直沿襲下來的做事方式,儘管那既不是最聰明的做法也不顯然是把工作做得最好的方法──它的好處是歷史性的,它既代表著過去的風光,又帶著一腔力保現狀、抗拒改變的潛台詞。所有下屬嘗試引進或偷偷地引進的方便措施九成九被打造成「走精面」、「未學行先學走」,不論是明文反對抑或積極不鼓勵,總之敢想去「smart up」件事的員工便列入不受教、不定性、不夠兄弟、不夠成熟之類。現在撫心自問,你面對排山倒海的工作時,是pro-change還是pro-牛的一方? 面對這樣的老細,最氣結的往往是想推行改革的少壯派或壞鬼後生派。老一輩的臣子中,不少已練就了一身兵來將擋、水來土淹的功夫,要不是同心維舊的泛牛派,就是已找出了在牛牛高壓以下蛇王遁地之獨步單方、專門扮豬食老虎的一群,合稱「泛豬派」,為數極多,在華人機構中尤甚。泛豬派的座大,令其他真真切切地在做事的僱員工作壓力遞增。偏偏牛派老細對泛豬派的惡行往往視若無睹,甚至推心置腹,引為知己,實令不懈於內的仕臣咋舌兼咀角冒泡。 跟著一個牛派的上司,最痛心最大鑊莫過於你覺得他「有料到」。你要是栽在斯人或斯牛的才之上,漸漸就如一個盲目的情人一樣,為著他的優點,甘心咬實牙齒去忍他的牛格,日復日的叫自己發掘牛的可取之處、潛而將自己牛化… 可惜,也如盲目的情人,長期壓抑想將他大舉改造的意欲最終只會忍至內傷,最後不歡而散。倒不如早點歸去,放牛歸山,讓虎闖龍潭。非池中物,自有容身之所。

Read Article →

皮旦剛剛(終於)打破了她貓生第一隻玻璃杯。以她横衝直撞又唔睇路的性格來說,其實算是出奇的好成績了。可是我第一次要替她收拾,卻是非常狼狽,幾乎沒有哭了出來﹗(事實上收拾好了後也是眼淺的掉了幾滴淚…)她為了追逐她心醉的腳腳,一躍而起,撞到了她身前的白色流動茶几,几上一隻小小的宜家玻璃杯就這樣應聲墮地,化成千千萬萬塊不規則的碎片。那種慘烈的程度,完全令人想斥鉅資羅致用強化玻璃製的杯碟。我一時間只想到叫她們不要怕,媽媽在,不要怕。四隻大眼睛望著我,我感到她們倆都蠢蠢欲動。我一手抱起了無辜的小瘦肉,他一面叫我一面把他放進飛機籠裡。返回客廳,畏罪的小皮旦已跳到廁所後面去了。我躡手躡腳走過去,一邊跟她說話,終於把她抱起,帶到廚房去。大大聲安撫了各自監禁的小朋友後,我終於可以開始拿掃帚和吸塵機出來動工。一邊收拾著一邊聽到自己穿著的拖鞋發出踏在碎片上發出的、微弱的「咔嘞」聲。我三番四次的打掃和吸塵以後,再用肉手摸過地板,確定沒有殘留碎面,才把瘦寶寶放出來了。我把自己和皮旦關在廚房,用微濕的棉花替她抺過手腳。我盡力檢查仍看不出有沒有碎片拈到了她的手腳。她自己卻表現出毫無異樣。蠢蠢的臉,你如果能告訴我你所想就好了。 兩寶寶放監後都表現得很興奮,只顧全房子亂跑。我這時卻忍不住哭了…仍是擔心或許皮旦受傷了,不懂得告訴我,又或連她自己都還未察覺拈到了玻璃碎…都是我不好。皮旦瘦肉,我絕對做不成一個稱職的「媽媽」,只是一個大意而又跟你們互相依賴的朋友。

Read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