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派,團派和上海幫

國內政壇,去年年末才傳出團派和上海幫權力鬥爭的二分天下之勢,團派的胡總等先後令查整上海幫的前江總餘孽陳良宇及賈慶林等人,那邊廂又傳來太子黨諸人密謀向胡主席逼宮,利用路透、紐約時報及日本放送協會三大傳媒放風,搞花胡主席的「file」。事原本月八日,胡錦濤在北京會 見日本公明黨代表太田時,胡欣然表示接受太田邀請,六月訪日。但NHK報道,曾慶紅、唐家璇在十一日分別會見日本前文部科學大臣率領的眾議員代表團時卻表示,胡錦濤今年內將難以訪日。 假如報道屬實,那麼為了要將胡主席軍的人,不惜動用到不共戴天的東瀛喉舌NHK,可謂忍辱負重矣﹗火花四濺,隨時變天,新聞界的朋友和舊同事們有排歎了﹗

可是朋友們都理解的,是有比團派上海幫等更可怕的幫派,為之「牛派」。說的不是牛肉批,不是武當丐幫之流,更不是股市上的牛市觀望派──說的是死做爛做派、「牛」格的老細階級。他們絶對不是單純的工作狂,更是專門身體力行用最原始、最不合符成本效益、最磨蝕員工士氣的工作方式ot,同時滿臉展現一副既不甘心情願 (「如果走得開,我都一早走左翻屋企陪個仔啦…」)但逕自時刻表露出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風骨丹心,下屬紛紛只好咬緊牙關死跟。

牛派入型入格的老細,已經不單止是做事風格或原則被牛支配,斯人之生理狀態亦然,正是「心裡心裡有隻牛…」。他們連續工作幾十小時、直落個多星期,青筋暴現、面如死灰、眼袋直墜向下巴,仍是有大假也不會放;吃飯時分秒必爭,默默研究著有關工作的資料,同枱原本眉飛色舞地談著戲經食經辦公室是非的一干人等,也應老細默默咀嚼的聲音一下子肅靜起來。
牛派老細的魔力,是以自己無私(生活)的投入來讓他人自慚形懶,然後半期待半理所當然的旨意你緊隨他的好榜樣。另外,牛終歸是牛,即使平日是默默耕耘的水牛、黃牛,隨時也有可能食錯藥變身成瘋牛、狂牛、蠻牛,屆時牛牛所到之處,勢必生靈涂碳,寸草不生…

跟著一個牛派的上司,可以怎樣?
首先要問清楚自己,是不是也牛科動物?須知道勤力不等如屬牛,努力拼搏也不等如你是牛。無論多大的工作量也總有較舒服地去完成的方法。假如你是牛,即代表你只相信一直沿襲下來的做事方式,儘管那既不是最聰明的做法也不顯然是把工作做得最好的方法──它的好處是歷史性的,它既代表著過去的風光,又帶著一腔力保現狀、抗拒改變的潛台詞。所有下屬嘗試引進或偷偷地引進的方便措施九成九被打造成「走精面」、「未學行先學走」,不論是明文反對抑或積極不鼓勵,總之敢想去「smart up」件事的員工便列入不受教、不定性、不夠兄弟、不夠成熟之類。現在撫心自問,你面對排山倒海的工作時,是pro-change還是pro-牛的一方?
面對這樣的老細,最氣結的往往是想推行改革的少壯派或壞鬼後生派。老一輩的臣子中,不少已練就了一身兵來將擋、水來土淹的功夫,要不是同心維舊的泛牛派,就是已找出了在牛牛高壓以下蛇王遁地之獨步單方、專門扮豬食老虎的一群,合稱「泛豬派」,為數極多,在華人機構中尤甚。泛豬派的座大,令其他真真切切地在做事的僱員工作壓力遞增。偏偏牛派老細對泛豬派的惡行往往視若無睹,甚至推心置腹,引為知己,實令不懈於內的仕臣咋舌兼咀角冒泡。
跟著一個牛派的上司,最痛心最大鑊莫過於你覺得他「有料到」。你要是栽在斯人或斯牛的才之上,漸漸就如一個盲目的情人一樣,為著他的優點,甘心咬實牙齒去忍他的牛格,日復日的叫自己發掘牛的可取之處、潛而將自己牛化…
可惜,也如盲目的情人,長期壓抑想將他大舉改造的意欲最終只會忍至內傷,最後不歡而散。倒不如早點歸去,放牛歸山,讓虎闖龍潭。非池中物,自有容身之所。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