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charm,仲funny,超好feel…勁hurt﹗


去年初max factor一系列唇膏的電視廣告中出現「好charm﹗」的對白時,我的右眼皮已隱隱跳了幾下。到今時今日,「好charm」之講法不單止遍布blog界(或者說清楚點是網絡日記界),隨之後起而蓬勃的一個個locutions如「好funny」更直搗傳統印刷媒介,報紙雜誌copywriting不少都照用如儀,面不改容。
「好funny」與 「好charm」之最大分野,乃前者本身作為一個慣用語串,並無(英文)文法上的大問題。可視為very funny或so funny,funny為形容詞,very為adverb,串在一起還可以。可是「好charm」則是由adv + 名詞而成的畸胎,原則上語意不明。這種用法,令我想起中學時期,不少校際活動中認識的男生,儀表堂堂,豈料開口說什麼什麼人好interest,埋口又說什麼什麼東西令他「覺得好interest囉」,通通被白鴿眼的本校女生放入黑名單:連intereting都唔識用的男生,如何令小姐們interested呢?

那時(上世紀末),高中學生拋的中英夾雜locutions中,以我自己所見最普及就是這一條了。除了在中學聯校活動中聽過,在劇場中碰到的人也會說,在畫室認識的少年少女也會說,在icq三唔識七的人也會打。這些中英夾雜的用法,相信已被不少語言學的朋友放進論文中洋洋灑灑的分析過了。姑勿論言者是否真的感到某人某事很有趣,一個locution的興起,委實暴露出當代年輕人生活的一個橫切面。因為選用某個年齡、社會階級常用的用語,一方面是自我定位的投射,代表自己有資格進入應用該個locution的一伙人當中(透過進入他們的語境來加入該社會文化區);另一方面,由於語言對人的影響是多向性的,人們說得多、聽得多,即應用得越多的詞句,自然越大程度上支配了人們所想所感。而當中英夾雜被視為青年文化的一個特點,曝光率最高的locutions也就透視了當時期青年最關心的事物氛圍。

回到「好charm」的問題。在那個icq/網上談天剛興起的年代,或中文打字尚未普及的時候,ho charm是為好慘,跟ho moon、ho gang、ho ging、ho ying、ho lang等俱為好洗好用又完全啱音的表達方式,極品也。須知單單一個「我」字,在網絡界就有無數個串法,or、ngo、ngoh、ngor…沒有多少用家真的會照耶魯或劉氐拚音法去把廣東話羅馬化。為了避免接收的一方搭錯線,很多時都選擇用全句英文,最後加一個「廣英」式感嘆(interjection)加幾錢肉緊來爭取收視。如:
「i was so shocked by the dress ms lee wore today! did you see that elephant printed on her chest? waaa…ho gang ah!」

人學會了各種助語詞以後,就懂得在「好」和形容詞之間,加上 x、7、9 等等,ho x charm、 ho 9 moon等等感嘆應運而生,令原本了無生氣的一行行打字,不用emoticon也五彩繽紛。

現在的好charm,失卻了它的歷史意義,卻披上了更堂皇的大衣,連copywriter也會寫:真的好charm﹗它成為了市場推廣的華麗用語,由眨義轉成了大褒義,好charm的人不再令人可憐,而是「令世界嫉妒」~

憑網上應用推斷,「好charm」現在的意思包含了:
迷人、索、有魅力、殺死人、正、靚、

…等

而被形容為「好charm」的人、物有:
施丹 好好睇喲男人的友誼男人的風度!Charm到爆

電影 The Holiday中的Jude Law真係好charm
張國榮 無意中睇到電視重播”緣份”… 當時既哥哥經已好charm.
鄭融 跳舞真係好impressive。細細粒,唔係著得少,但小野貓好charm
ifc tower 有個朋友(男性)話好鍾意呢棟野話好CHARM好宏偉
網誌layout 你個layouy, 好 charm 呀
鄭欣宜 你跟住rhythm起勢twist your body個個樣真係好wild好charm
蔡旻佑 拉小提琴既時候好charm
鄭家穎爸爸 我爸爸好Charm(有魅力)
吳彥祖 終於見到吳彥祖既真人,真係好charm
何韻詩 唔知點解覺得佢好CHARM,令又得型又得
Sunboyz中的Steven 笑得好charm

另外,獲得「勁charm」名堂的有 張國榮、古董BMW電單車、蔡一傑、吳彥祖、BoA等等。
可見形容事或物或人皆有之,那麼是否等如即是英文中的charming?我在此不多談了。我想說的只是,

“The limits of my language mean the limits of my world.” Ludwig Wittgenstein

在濫用這樣的慣用語的同時,除了謀殺英語,更嚴重的是令說的和聽的人都不清楚自己在表達什麼。語言運用雖然自然根據時代演變,但濫用慣用語未嘗不是一種對表達選擇的自我放棄,寧可自動縮減可用之字/詞,很多可以更明確說清的感覺或思緒都用幾個字囊括。久而久之,想像和思考的空間也會被框在常用詞彙的語境裡。

文首談到「好funny」——這個interjection令我眼眉跳的原因,正是其渾淆而又大包圍的語意。不少網誌什至報紙(主要是旅遊、生活版)用好funny來表示「好玩」(it’s good fun)、「好得意」之意。Buenos Aires的跳蚤市場好funny,去行Buenos Aires的跳蚤市場都好funny,一個blog的版面又可以是好funny,食完丸仔好high時亦是好funny,行名店唔買淨係睇睇仲funny。

如此類推
被阿媽鬧好hurt
被男友飛好hurt
買貴左部手機﹗好hurt
同暗戀對像表白後,佢仍然猛講佢心上人的事,都好hurt下﹗
未夠十八年歲被人cut電話,好hurt﹗
unhappy,好hurt﹗
狗仔嬲左我,好hurt﹗
中秋節無人陪呀~~好hurt﹗
同佢一齊好開心…等到分手的一刻…我好hurt。
好hurt…生暗倉真係溝唔到女﹗
寧願無發過呢個夢…發夢都可以好hurt…
俾人背叛真係好hurt,冇話咩說話係最hurt…
俾自己鐘意的人hurt就係最hurt ﹗
我真的做了一件令你好hurt的事, which我認我係自私的人…

還未真的感覺到一件事,已用最行最潮最就手的一個interjection含糊地判了生死。你是否很失望?感到被出賣?別人開給你的支票沒有兌現?是不是你一開始的期望不切實際,自已呃自己? 你是不是感到有打人的衝動?想人大力打你?

你是否只懂得想要跟好charm的人,勁有feel地拍拖,一齊做超funny的事,談好hurt的戀愛?
唔知。總之我就好hurt…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