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有關一個男人和一隻貓的故事

(一)
這是有關一個男人和一隻貓的故事。
也是有關一男一女一貓的故事。而既然貓也是雌的,也可說成是一男兩女的故事。
地點是倫敦,或者巴黎或者香港。(怎可能是巴黎,她說。太離譜了。)
怎樣說也好,總之是一個亂七八糟的地方。一個房租特貴而居住質素特差的城市。(所以怎可能是巴黎?你話嘞。)

他搬進這座公寓的第二天發見了牠。

貓全身黑色,巍巍的坐在他門口,自言自語似的發出啾啾的聲音。牠從眼角看他左手捧著一包二包的食物,右臂笨拙的推著半殘廢的自行車上二樓。假如他那一刻已然明白她的身份,他會聽見她不齒地說:「又是這些寒酸的學生,爛銅爛鐵還生怕有人偷。拜託﹗」他把自行車鎖定在門把上才掏出鎖匙開門,這時貓再吐出幾句責難的話,嫌他手腳太慢。
門一下子開了。他提起一公斤馬鈴薯,八百克西紅柿,五百克一包的意大利面蹣跚踏入他在新居的第二天。她如是者也提起七公斤的貓肉,昂首碎步的走進了他的家。
即是她的家。
如是者,她走進了她的家,當係自己地方,唔洗客氣。僅僅六步之內,她的尾巴她的味腺已經明確的宣示了主權。誰敢說她不儼然是統領整個WC1E的女皇。

只有他在莞爾:「搞乜鬼…」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