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urning down below

churning,發酵者也。 to churn or not to churn, that is out of the question. what is churning down below? 淆底是也。 也正是我現在的心情。 不多不少暗示了有點反胃。 很快我就會每天每秒的面對失敗,也就當作練就對住大老細的一面厚皮也好。 ——————————————– 靚仔靚女就快兩歲了。a小姐從櫃桶底摷出幾張bb照。真是b得緊要。 細細個已有個多愁善感樣的瘦肉仔。真的好瘦哇好驚驚…得對耳大的兩位。 Advertisements

Read Article →

看波叔出城的n 個理由

話說在前頭: 在多方好心警告話入場看王晶戲好過、上次看Ali G in Da House慘不忍睹的之景還歷歷在目,而偏偏咁啱有人請的情況下,我入場看了波叔。 好不好笑呢?答案是好笑的,幾。 但到底要不要睇呢? 那完全是另一條問題。 橋就是那一千零一條: 由Sacha Baron Cohen飾演的波叔,代表其「祖國」哈薩克斯坦到美國學嘢、拍紀錄片,把美利堅文明帶回鄉以提高祖國文化品位光宗祖云云。身兼哈薩克文化大使身份的「粗人」波叔於是出發,在美國成為Culture shock化身,拹「落後民族」之名理直氣壯地反猶太、恐懼基、踩殘障、小女人。如是者,波叔遇上/訪問的美國人,一個又一個的,在不知不覺間在言談舉止中暴露出更歧視、更恐同、更自欺欺人、自我勝利、偽善到出奇的精神面貌。容許我在這裡講句:以自身的無知揭穿別人羊皮底下的狼毛,Cohen實在耍家。 送埋一千零一點一條橋:公路電影。話說波叔在紐約酒店看Baywatch,對彭美拉安德遜一見鍾情,下定決心要跟彭小姐共赴巫山並過大禮娶回家。於是不惜欺騙紀錄片監製擅自更改拍攝路線,買車撤出巨蘋果直搗加州,途中經過華盛頓、西弗吉尼亞、德州、阿拉巴馬…沿途自不然遇上各階級人士、各色人等,包括波叔聲稱哈薩克人至怕至討厭的猶太人。 老實說完場時我的面部肌肉是有點累的,一半是因為大笑,另一半卻分別歸因於眼眉跳和張口結舌。我不斷問自己的問題是:我為什麼要來看這齣戲?於是有了另一個問題:為什麼他們要拍這齣戲? 英式反美Propaganda? 雖然動用的是美國資本,創作意念單位卻是英國人。Cohen固然是劍橋歷史系名譽出品,合編合導的隊伍中亦有不少是Cohen的英倫同胞。這套「公路電影」,就有被解讀為英國佬借哈薩克刀殺人,極盡揶揄美國佬價值之能事。可是大整蠱效果真箇如此嗎?一開場,波叔晒冷自己家鄉親友、身為全國「第四正妓女」的細妹、加大碼老婆、鎮中強姦犯等等,幾下手腳已在心口掛上了「我很無知,但我坦蕩蕩」的金漆招牌。初到紐約,波叔見人就握手high five,滿腔熱誠錫人左右面,一班文明人紛紛縮頭甚至走夾唔抖。在牛仔競技賽前波叔同當地人閒話家常,一中年牛仔好心忠告他早日剷除面上那二撇雞,免得被當成伊斯蘭教徒亦即恐怖份子看待。看到這裡我完全可想像自己那班熟慣與東亞裔及伊斯蘭教徒「共融」的英國朋友樂得掩住半邊咀五十步笑百步。相對而言對宗教非常理性的英國人,當然也要玩耶穌:到波叔經歷人生低潮,誤入一個基督教佈道會,聚會上一大班入迷教友手握手,又跪地又哭又大叫。有人拉了波叔上台,全部人將傻佬交託給神。那一刻教徒們按低波叔個頭要他let go的鏡頭,有一種荒謬令我覺得毛骨悚然,突然很現代啓示錄,突然你覺得最文明的西方宗教對於一個無知的人就好像圖騰迷信一樣,有一種暴力。這一段,戲院內漸漸無聲了。這個位,實在不是那麼好笑的。 肛門情意結 其後波叔學完dinning etiquette到一個牧師及其上等正經人朋友家作客,直指牧師老婆唔夠省鏡,又聽錯retired的主人家係retard,主人家還滿懷鼓勵的說文他差異實在很大,但有信心波叔好快可以進步並「美國化」。說時遲那時快,波叔去完廁所大解,唔識用抽水馬桶於是裝起一袋歸來求助,女主人一下子黑面。難得她還很有心機,燥燥地也肯親身帶波叔去toilet-train。怎料波叔天真無邪還有後著:擅自邀請了朋友赴宴——門外一聲叮咚,來者正是波叔電召之重量級(黑人)老鴇!儀態萬千的女主人這一刻終於忍不住下逐客令。 如是者,波叔基本上並不代表任何國家的個性或文化,也不能說是把茅頭特別指向美國文明。只是一個很誇張的虛構人物,將孩提原始的肛門期與文明的虛偽對比呈現出來。重要的是,對比並不是黑白的兩邊,而是一個光譜上不同程度的點。波叔學美國風俗禮儀,從個人角度出發,似乎唯一關心的就是sexy time。他的世界裡感觀先行,雖然如此,他對於猶太人、同性戀,有關女人、殘障人士、性行為以至婚姻制度,都有非常教條式的偏執信念。看他玩屎玩廁所水玩裸身扭打,固然是笑位頻頻,但觀眾笑的時候也自然地加入了文明的陣營,水洗唔清。就算你是覺得波叔的屎尿性器低俗唔好笑的,會不會也站在那個光譜上波叔身邊的一點,對別人有著類似的審判呢?代表的會不會是更接近飯局女主人的一種偽善呢? 我不是英雄 在不少網誌甚至影評有意無意的把波叔出城跟王晶戲作比,不少人覺得波叔媲美王晶戲的一大原因,是屎尿屁,大胸女人情意結,是其女友incompatibility——約女朋去睇戲,帶佢入場睇波叔飲廁所水、對住時裝公仔打飛機、擇急便,想死乎(坐本人右邊的女生全場好忙碌的叫OMG,OMG,I can’t believe he […]

Read Article →

懷石記

序幕 近日深居簡出,都吃得很隨便。在報紙上讀到一間日本料理推出九道菜的的特價懷石料理,心癢癢又膽粗粗的帶了兩個胃、四隻眼去研究研究,希望細嚐一桌雅緻的滋味。 場景 銅鑼灣鳥八居酒屋。座落鬧市緑洲登龍街,位置倒也夠幽靜。可惜門前横躺一排假盆栽、膠花叢的佈景,店內排山倒海、嘈冤巴閉地宣揚割引的過膠餐牌,著著讓人覺得身處連鎖食店,襌味大打折扣。個人必須靠自身修維入定,把聚丙稀群排出腦海。 第一幕 精力豆腐 謙恭的清豆腐,靜靜端坐木魚汁上。任由碎切拖羅腩、三文魚子、黑魚子、鮮海膽眯起腳尖在其身上跳舞,香蔥山芋蓉點晴。入口清淡卻吃得出豐富的海洋基調。 過場 五色前菜 擺設得如小盆景的前菜,一次過演繹了甜、鹹、甘、酸的味道,炸魚乾的脆,對比醋醃三文魚軟骨的煙韌;鮮蝦沙拉的軟,映襯日本番茄的爽。加上暖暖的煮茄子,冷熱口感包羅盡有。可惜當天待者上菜的次序和速度完全打亂了,有點浪費了廚師的心思。 過場 刺身 前菜還未仔細吃完,正當我們二人還在拿著小筷子慢慢夾、細細嚼,裝著江戶時代的貴族淑女時,待者趕緊端來了刺身全面開催。吞拿魚、三文魚、油甘魚、甜蝦和帶子都很鮮味,吃得出山葵泥是鮮磨的,芳香而不攻鼻。 同場 再追加 煮物:汁煮鮑魚 的的骰骰的兩隻日本鮮鮑魚,自身鮑味不濃,但口感不俗,有嚼頭之餘亦很嫰滑。難得醬汁清香没有喧賓奪主,而且絶對無人功加稠。可惜又是前場戲子還有半個身位未走,今場主角已跟錯cue出台,燈光師也應接不暇,何況是幾萬顆味蕾? 第二幕 燒物:汁燒鰤魚 燒物﹗「當造」的鰤魚扒,汁燒後魚皮很香口,肉質實淨,與鮪魚類似。可惜魚身燒得略嫌過乾,然魚味仍然一流。 第三幕 揚物:百花炸釀椎茸 經過一輪消化及休息,終於來到第六道菜。久聞這裡的天婦羅做得有水準,這道揚物也没有令人失望。椎茸即鮮冬菇,中心釀入蝦膠、明太子、紅蘿蔔、筍等,口感有層次,咬下去不覺油膩,會是上佳的佐酒菜。 第四幕 吸物:茶壺湯 + 食事:海膽蒸飯 簡單的海鮮清湯,有菌類的淡香。以茶壺上,除了保暖外,也增加進食的趣味。盛滿小小一茶杯,喝下去有吃茶的文明效果,清清腸胃,再戰味道較濃的主食。金黃的海膽鋪在日本米飯上,加上精瑩的三文魚子,顏色和質感配搭都很和諧。一個華麗,一個跳脫。海膽入口即溶,濃香而不腥,魚子則爽脆,都很新鮮。我吃得一點不剩。謝幕 甜品 甜品是(又)有點煞風景的芝麻雪糕。有夠芝麻味的,可是卻一不留神讓過膠餐牌閃回腦海。Reality […]

Read Article →

Dans ma rue 在我的街道上

小鳥歌后Piaf 在1952年的歌,Jacques Datin 譜曲,Piaf的詞。我不知道歌曲推出之時她跟第一任丈夫Jacques Pills結婚了没有。然而Piaf在51年一次撞車意外之後,染上了嗎啡癮,反反覆覆的纏繞了很久。Dans ma rue 這首歌,不算特別出名,在很多Best Of的精選碟都未見有收錄。我卻特別愛歌詞由寧謐到恐懼的氣氛轉折,簡直像在看一齣希治閣一樣!配合小鳥勇敢又哀婉的歌聲,我聽著聽著,腦海裡浮現慾望號街車裡Blanche Dubois那迷失在黑暗世界和童真之間的彷彿身影… Dans ma rue J’habite un coin du vieux Montmartre 我住在蒙馬特老區的一個角落 Mon père rentre soûl tous les soirs 父親每晚總是喝得爛醉歸來 Et pour […]

Read Article →

上頭的品味

前天在家附近一家新開的食店吃午飯。食店偌大的地方,裝潢饒有特色,牆壁主調是娘橙色撞近乎瑩光的草緑色,分別有境面青色六角型飾紋及繪上花卉剪影的「主題場區」。既設有膠面梳化的卡位,也有布藝的酒樓式(膠)龍椅加圓枱。食店以「粥」題名,賣的除了生滾粥點外,卻還有鮑參翅肚、佛跳牆、精製盆菜等等要預定的貴價菜式,並歡迎喜慶宴會包場。這麼不倫不類的排場,不禁令人懷疑到底是室內設計師與這家店有仇,是他/她收不足尾期而要發爛渣完事,抑或是根本没有找人負責室內設計?可能性更大的,是該食店的老細偏偏鍾意這個look,覺得有活力有新意,力排眾議要發揮這個「百花齊放雅俗共融」的設計意念,打造東區茶餐廳暨粥舖暨大酒樓的基地。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說,老細的個人品味修養對一間公司的存亡是舉足輕重的。品味,不啻影響她/他的選擇,也令她/他無可選擇地要面對種種無品味的人不必面對的困難。品味令人有堅持,有要求,產生直接影響其理智、感情、心理和生理的原則。一件跟個人品味不對頭的事或物,會令人由本能反射以至理性分析過後均看不過眼,必須除之而後快。所以品味言回事,絶對比他/她人品如何、有没有婚外情、有什麼學歷和年資重要得多。老細冇taste者,員工豈有不乃嘢焉? 新一期、封面專訪何來的A45報,多篇文章均圍繞建築文物保育的議題。其中一篇名為「政策失誤古蹟遭殃記」的文章,提到政府為了應付民怨民憤,以製造「半假」或「全假」古蹟來自欺欺人。「半假」古蹟者,即如茂蘿街重建項目中,把住人的唐樓拆掉,只保留建築物的一面牆當成公園出入口;「全假」古蹟者,即如現在的「天星碼頭」重塑一九零零年代的面貌,將舊鐘樓變成電子大鐘來「保育」,加入共融的星巴克咖啡店,另外的碼頭組件亦可分拆在不同場地展覽,未來皇后碼頭重建或化身成一個涼亭… 這些令人貽笑大方的保育政策,不禁令我莞爾:假如不是老細品味有問題,有誰會張大眼睛講瞎話,撐這些做法是可行的呢?一個有點品味的老細,又怎會覺得那個新「天星碼頭」remix版係靚的?正如當年中央圖書館那個「後現代古羅馬」豪庭樓盤設計,誰又會站出來為它宣傳時,不感到羞恥呢? 當然當然,保育不是為了要靚,更是為了要保維文化和歷史傳統、人民的集體回憶等等。可是,毀了文物不止,還要以好鬼核突的建築物取而代之,難道不是死罪? 我想說的正是,不論到底有多少在其位者真的覺得、真心相信這種保護文物政策是好的,只要有人覺得它可以接受,已足以令人驚詫——Are they for real? 試想像,這樣的情況會出現在別的地方嗎? 法國總理德維爾潘見到班馬仔將好端端的一幢天星碼頭變成現在的再生版,會有什麼反應? 貝理雅會讓Bankside Power Station,變成一座涼亭嗎? 安倍晉三會讓神廟化成一面牆嗎?選民投票選一個人,不單是選他/她的腦,選她/他身邊左右手的腦,也是要選她/他的個人品味,修養和偏好。因為一個決策者如果自己有品味,就不用事後才振振有詞的說「已經聽得到市民的聲音」,正如一個有品味的人,不必等家人擘大喉嚨尖叫、制止他丟掉由細坐到大那一套梳化,他本身就不會接受自己家裡的傢俬鬼五馬六,道理一樣。要不然,你用同理心發功,聽到了市民的發對聲音,發覺市民「對本地歷史有一種新情懷」、「香港突然間醒覺起來」又如何,你自身內在没有一種categorical imperative的原則去令你為這件事爭取,你仍然不會改變初衷。如是者又搬出那個萬用的「平衡」藉口,要在保育、經濟代價、私人業權之等等之上取得平衡云云,然後平衡既没有人可量度,樓也就繼續拆、豪華再生版古蹟也就繼續起。就像你一天打機打足十個鐘,你阿媽走來叫你去做功課,你表示好明白亦已經聽到她的訴求,但是打機事務與功課事務的發展必須要取得平衡… 在任何建制內,假如民主運作完美,而各方意見的權勢均等的情況下,基本上是什麼人在其位也没所謂的,民眾自有能力指導當權者決策。但我們離那一日那麼遠,老細又冇taste,可以是很大鑊的…

Read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