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波叔出城的n 個理由


話說在前頭:
在多方好心警告話入場看王晶戲好過、上次看Ali G in Da House慘不忍睹的之景還歷歷在目,而偏偏咁啱有人請的情況下,我入場看了波叔。
好不好笑呢?答案是好笑的,幾。
但到底要不要睇呢?
那完全是另一條問題。

橋就是那一千零一條:
由Sacha Baron Cohen飾演的波叔,代表其「祖國」哈薩克斯坦到美國學嘢、拍紀錄片,把美利堅文明帶回鄉以提高祖國文化品位光宗祖云云。身兼哈薩克文化大使身份的「粗人」波叔於是出發,在美國成為Culture shock化身,拹「落後民族」之名理直氣壯地反猶太、恐懼基、踩殘障、小女人。如是者,波叔遇上/訪問的美國人,一個又一個的,在不知不覺間在言談舉止中暴露出更歧視、更恐同、更自欺欺人、自我勝利、偽善到出奇的精神面貌。容許我在這裡講句:以自身的無知揭穿別人羊皮底下的狼毛,Cohen實在耍家。

送埋一千零一點一條橋:公路電影。話說波叔在紐約酒店看Baywatch,對彭美拉安德遜一見鍾情,下定決心要跟彭小姐共赴巫山並過大禮娶回家。於是不惜欺騙紀錄片監製擅自更改拍攝路線,買車撤出巨蘋果直搗加州,途中經過華盛頓、西弗吉尼亞、德州、阿拉巴馬…沿途自不然遇上各階級人士、各色人等,包括波叔聲稱哈薩克人至怕至討厭的猶太人。

老實說完場時我的面部肌肉是有點累的,一半是因為大笑,另一半卻分別歸因於眼眉跳和張口結舌。我不斷問自己的問題是:我為什麼要來看這齣戲?於是有了另一個問題:為什麼他們要拍這齣戲?

英式反美Propaganda?
雖然動用的是美國資本,創作意念單位卻是英國人。Cohen固然是劍橋歷史系名譽出品,合編合導的隊伍中亦有不少是Cohen的英倫同胞。這套「公路電影」,就有被解讀為英國佬借哈薩克刀殺人,極盡揶揄美國佬價值之能事。可是大整蠱效果真箇如此嗎?一開場,波叔晒冷自己家鄉親友、身為全國「第四正妓女」的細妹、加大碼老婆、鎮中強姦犯等等,幾下手腳已在心口掛上了「我很無知,但我坦蕩蕩」的金漆招牌。初到紐約,波叔見人就握手high five,滿腔熱誠錫人左右面,一班文明人紛紛縮頭甚至走夾唔抖。在牛仔競技賽前波叔同當地人閒話家常,一中年牛仔好心忠告他早日剷除面上那二撇雞,免得被當成伊斯蘭教徒亦即恐怖份子看待。看到這裡我完全可想像自己那班熟慣與東亞裔及伊斯蘭教徒「共融」的英國朋友樂得掩住半邊咀五十步笑百步。相對而言對宗教非常理性的英國人,當然也要玩耶穌:到波叔經歷人生低潮,誤入一個基督教佈道會,聚會上一大班入迷教友手握手,又跪地又哭又大叫。有人拉了波叔上台,全部人將傻佬交託給神。那一刻教徒們按低波叔個頭要他let go的鏡頭,有一種荒謬令我覺得毛骨悚然,突然很現代啓示錄,突然你覺得最文明的西方宗教對於一個無知的人就好像圖騰迷信一樣,有一種暴力。這一段,戲院內漸漸無聲了。這個位,實在不是那麼好笑的。

肛門情意結
其後波叔學完dinning etiquette到一個牧師及其上等正經人朋友家作客,直指牧師老婆唔夠省鏡,又聽錯retired的主人家係retard,主人家還滿懷鼓勵的說文他差異實在很大,但有信心波叔好快可以進步並「美國化」。說時遲那時快,波叔去完廁所大解,唔識用抽水馬桶於是裝起一袋歸來求助,女主人一下子黑面。難得她還很有心機,燥燥地也肯親身帶波叔去toilet-train。怎料波叔天真無邪還有後著:擅自邀請了朋友赴宴——門外一聲叮咚,來者正是波叔電召之重量級(黑人)老鴇!儀態萬千的女主人這一刻終於忍不住下逐客令。

如是者,波叔基本上並不代表任何國家的個性或文化,也不能說是把茅頭特別指向美國文明。只是一個很誇張的虛構人物,將孩提原始的肛門期與文明的虛偽對比呈現出來。重要的是,對比並不是黑白的兩邊,而是一個光譜上不同程度的點。波叔學美國風俗禮儀,從個人角度出發,似乎唯一關心的就是sexy time。他的世界裡感觀先行,雖然如此,他對於猶太人、同性戀,有關女人、殘障人士、性行為以至婚姻制度,都有非常教條式的偏執信念。看他玩屎玩廁所水玩裸身扭打,固然是笑位頻頻,但觀眾笑的時候也自然地加入了文明的陣營,水洗唔清。就算你是覺得波叔的屎尿性器低俗唔好笑的,會不會也站在那個光譜上波叔身邊的一點,對別人有著類似的審判呢?代表的會不會是更接近飯局女主人的一種偽善呢?

我不是英雄
在不少網誌甚至影評有意無意的把波叔出城跟王晶戲作比
不少人覺得波叔媲美王晶戲的一大原因,是屎尿屁,大胸女人情意結,是其女友incompatibility——約女朋去睇戲,帶佢入場睇波叔飲廁所水、對住時裝公仔打飛機、擇急便,想死乎(坐本人右邊的女生全場好忙碌的叫OMG,OMG,I can’t believe he just did that OMG)?然我想說波叔的粗鄙,並没有要你覺得他是市井英雄,並没有要你愛上他,選他做男子組代表。他既不需要你的認同,你只要坐在柔軟的座椅上指著他來笑,隔岸觀火。而王晶的電影,當然也有很多專做小丑的角色,但他們不會是你的主角,主角必然要讓你代入,過把癮復又化驗為夷。波叔的任務則是製造宭位,發放不安。比起Cohen 進軍美國的前作、頗爛的Ali G in Da House電影版來說,我覺得波叔的定位是拿捏得比較好的。他未至於像Ali G那麼把角色膨脹至一個想你學當成英雄/潮人的地步,卻同時令人覺得波叔可信而不可憎,不失卻電視原著角色設定中想諷刺的角度。

出城
說到這裡,你應該知道我的答案吧?是的,我認為波叔是一齣要拍、值得拍的電影。要看嗎?我覺得除非你很有興趣研究觀眾反應(分別到全港兩間上映戲院觀賞,觀眾席上都有戲可睇)又或仰慕Cohen,否則可以等。以片論片,它不見得效果比留守細瑩光幕好。將平日一集佔十分鐘的片集拍成長片,中間實在有堆砌的地方,好像摺紙一樣,露出膠紙痕。那些洒狗血的時候,波叔個人及整套戲本身都感覺尷尬。但我仍覺得波叔是值得拍的。因著波叔出城,波叔這個角色真的出了城,離開了英國第四台,離開了哈薩克斯坦,又進入了哈薩克斯坦,進入了美國,進入了政府正確的奧斯卡。現在才是應該是波叔發光發熱時代的開始。利用這個無政府狀態的身份,挑戰各文明國家建制(好失望他在美國竟然冇撞到華人),出席各大清談節目,上Oprah,Letterman,見Hefner,同哈薩克政府展開駡戰,開網誌來回應死亡恐嚇…

對我來說,這一切一切將波叔走進現實「玩大佢」的可能性,才是值得把他拍成長片上市集資的真正原因。

所以,Cohen竟然「賴」低波叔真身上台領金球奬,是令人多.麼.的.失.望啊﹗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