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喝拉撒做看拍 (+貼)

吃喝拉撒做看拍,人之常情也。 果真是再介紹自己了喔 淫照風波經過歷時四週的勃起,眼看就要謝了,一直提不起勁寫 偏偏這時個個都話要用來做道德/通識教材,真是吹脹。忍無可忍。 每次有所謂桃色情色性愛成份的新聞獲傳媒青睞,必造就新一輪文明倒退。 港人外表開放內裡封建的思想通通現形,且在新「論証」出現的情況下得以深化,愈趨牢不可破。我鄧一眾攣的朋友們慶幸阿陳導演不是基佬/沒有拍到有男演員一齊玩的戲分,否則新一輪公眾批鬥又會展開。 我們這些無興趣做道德警察的,除了看得媽媽聲外就只有一腔無奈。 現在在陳導演流利美式英語澄清後,阿嬌成了事件中最大魔頭似的。爭在沒有人喊著要拉佢去浸豬籠,或將阿冠希宮刑。 這堆淫照主角做錯了什麼呢?是做愛的錯,拍的錯,還是儲起一個個folder有片有相有錯?我看這當中只有陳生把照片大意遺失,沒好好加密是做錯了,他要道歉要賠不是,就該找那幾位美女,與大眾有何相干? 陳導演那歎息再歎息的道歉,對我來說真是言重了。香港年青人如果要因這件事learn a lesson,這堂應是: 1) 電腦應用常識課 –如何加密、backup及有系統地儲存個人資料 2) 香港傳媒生態分析 3) 香港可信mac機維修商review 4) 英皇集團 spin failure 的因果 5) 香港警察生態搜奇 陳生,我作為社會一份子,真的沒有受害呢。反易對阿嬌改觀了一點,即是說,原來佢都悶唔晒~~ 懶打字。。。還有點看法,得閒再說吧。很同意倪匡哥的看法呢!受害者已已,受益者們站出來吧!非常眼紅陳生的男女生及衞道之仕們,你們誰沒有看得牙癢癢、暗地裡希望陳哥仔有「上」過你心目中那性感女神的,請投第一顆石頭。

Read Article →

有關長江七號

有關長江七號 周星馳說,沒有徐嬌,就拍不成長江七號. 他沒誇大也沒說謊.這是一套沒有徐嬌就沒啥好看的戲. 它本身是一套不需要周星馳的戲. 同時是一套如非周星馳就絕不可能賣錢的戲. 裡面的點子就像是周生在他徐嬌咁0既年紀、在那一個年代就度好一樣: 穿貼身長衫、高踭鞋,貌美年輕溫柔的老師,疼愛學生猶如一個好姐姐; 壞得單純的蝦蝦霸霸同學, 單純得醜樣的大舊妹, 與小主人公譜出一段真摯友誼並救他於水深火熱中的外星狗老友… 加埋一個煩到死冇新意但又好愛個仔的阿爸 這一切都很合理地像一個六十年代0靚仔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題材。 所以說徐嬌是長七的主角,不單因為她揹重飛,更因為她是周生的surrogate。 為什麼周小狄要是男孩?周生一意要拍「父子情」,千挑萬揀找來徐嬌反串, 可是劇本裡又不見得有怎樣豐富地處了理小男孩這種生物獨特的性別心態。 小狄的角色塑造,完全可以是女孩(什至可有更複雜的戀父內心戲給嬌嬌發揮)。 導演堅持走父與子而非父與女這條線,我覺得最易中的解釋是為了要由小狄演出周生細細個時的夢。拍這種極為self-indulgent的戲,去到一比2046更甚的程度,汗… 另,如果戲內番炒的少林足球和功夫點子是後現代式自嘲,我會覺得像自戀或真是「冇計」多一點。好心玩都至少唔好一味摷返對上呢兩套啦…周先生,難為我作為一個以你的電映字幕寫過論文的飯,且落親蘭桂芳都會眼尾豎起radar留意見唔見你踩住單車溜過的倩影,我真的由衷的替你擔心。等了三年,不是不失望的。 周先生,我誠意懇請你: 1) 放下導演的身段,做一個演員吧。你還不遲的。你明明在很多事情上都不是受虛榮左右的人,為什麼放不開呢?我是因為讀到你在一個訪問中說,你人生一個大失敗,就是當了一個成功的喜劇演員。 嘩,果一刻我真是愛上了你呀。真的,這是一個完美的浪子回頭set up。所有契子都舖排好了,只欠你還未放手。去吧,史提芬。做一個演員。黃秋生會同你夾的。 2) 不要再拍 “周星馳電影”了。我們的黃金時代已經過去。你不想重覆自己,明白的。那就不要再拍這個了,也不要掛這個招牌。黃金時代過去,不必代表一個沒落。有遺憾,有失落,加上美好的回憶,這個周星馳時影tag起的不都是好0野 嗎? 3) 多讓我們看嬌嬌。此嬌不同彼嬌,此嬌的智商和獨立認對能力分分鐘是彼嬌鞭長莫及的。她那精乖又唔老積的氣質,你是找對人了! 幸福老爸 […]

Read Article →

方大同+周耀輝的【暖】

名稱:暖 歌手:方大同 作曲:方大同 填詞:周耀輝 我聽說有個世界越來越暖 我聽說有些蝴蝶越來越狂 我聽說有些美麗越來越馬虎 在三十八度下 他熱得越來越不想擁抱她 當一切正在蒸發 總會想起最濃烈的剎那 (一剎那) 當一切汗水正在流下 要接近只會更困難 全世界在暖化 我怕再不可以一起看雪花 他不送她手襪 她不泡他熱茶 冬變夏 總有心事放不下 有沒有親密在溶化 lalalalalala 我覺得有個季節越來越短 我覺得有個晚上來越長 我覺得有些快樂來越模糊 在三十九度下 他熱得越來越不想多說話 當一切正在蒸發 總會想起最濃烈的剎那 當一切汗水正在流下 要接近只會更困難 全世界在暖化 我怕再不可以一起看雪花 他不送她手襪 她不泡他熱茶 冬變夏 總有心事放不下 有沒有親密在溶化 看冰山一個一個的倒下 忽爾今夏 而他還在找冬季的雙人沙發 […]

Read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