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聊也不成藉口

這簡直是偶發性花痴 不能說無聊就可以的 話說間中發花痴絕對有益身心⋯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 mo自”王的男人”時期起就喜歡李準基 可是早一陣子自己忙得半生不活 對很多事都提不起勁 所以什麼狗和狼哦、一枝梅都呆在櫃子裡。可憐其他熱心的準飯看我在吊胃口,發出一些不合時宜的問題⋯ 可是,話說mo開始笛子魔童的生涯後,果然開始重新認識身邊的東東(書呀、戲呀、劇呀),發現~~ 一枝梅果然很~~好看的!準基跟李文植大叔的父子戲是全劇的中心,那兩段戀情都很勉強啦。我認為準基的演技是進步到沒話說,即使認為他在王男中四個鏡頭便用完全部表情的L先生看了也註定要刮目相看的! 又話說,mo近日喜歡起張赫大叔來,才發現準基先生與張赫大叔倒也有很多奇妙的共通點啊。所以說,mo會喜歡他兩人也是命中註定的啦。哈哈。mo最相信宿命的了。 對mo來說,這兩男之間最耐人尋味的關係乃是張大叔原本被cast為”王的男人”中典型硬直韓男、對孔吉有著無以名狀之愛的長生。當年原來是因為大叔逃兵役被”強召入伍”而被迫最後一分鐘丟手帕不演了,才由(L導很感冒的)甘字成大叔接棒演出。老實說,當年臉圓圓的張赫怎可能跟孔吉配呢⋯加上當時的準基都還是”努力中”的演員,張赫又是”將勤補拙”派的,長生這種角色真的要點慧根來演的

Read Article →

CHANGE 比奧巴馬要火紅的朝倉啓太 a.k.a. 木村拓哉

總理大臣對於國民,背負著最大的義務與責任 那些在選舉的時候很謙卑,一但當選之後就擺出像特權階級一樣的態度那種人,不是真正的政治家 不能用淺顯易懂的詞彙來說話的人,不是真正的政治家 那些把自己的利益看得比國民的福祉還重要的, 不是真正的政治家 還有,最重要的是,不瞭解國民的不滿,國民的期望, 還有國民想要相信的 不是真正的總理大臣 我跟你們約定! 我將會用跟你們同樣的眼光來找出目前政治的問題點,然後改正它! 我跟你們約定! 我將會用跟你們同樣的耳朵來傾聽弱者的聲音,不論他多麼小聲,我都會認真傾聽! 我跟你們約定! 我將會用跟你們同樣的雙腳,毫不猶豫的趕往發生問題的現場! 我跟你們約定! 我會用跟你們同樣的雙手,汗水淋漓的工作,將這個國家帶往她應該去的道路! 我所有的一切,都跟你們一樣! 最後的一句,就沒之前那洋洋灑灑幾段來得感人至深了。 本來spin得很好的說… 話說嫂子也有看這套劇,可是佩琳出來以後就覺得這套劇不行…哈哈哈 說的也是。朝倉每次講話,總要講講自己教書時的經驗 我實在每次聽到palin講自己在阿拉斯加搞什麼能源時,都不禁暗自覺得這種例子好不體面 你不如講講巨蟹什麼的 change頭幾集,即木村未當上總理時還蠻好看的。因為競選的感覺比較真實和可信。 政客不少就是這樣快熟通心粉般煮出來的。當上總理以後就去到一個 「有冇咁ge可能呀」的地步。 不過,純以一套其實是走勵志路線的日劇來看,或者有興趣研究日劇對不同題材的演譯,再或是喜歡看木村表演的各位,這齣劇還是有看頭的。 不能用淺顯易懂的詞彙來說話的人,不是真正的政治家 我想,作為一個campaigner也是一樣的!

Read Article →

11月的約會- manics

話說平日幾乎完全不看報紙上那些“外星密碼”/追星情報的mo近日因為瞄見張赫叔的消息而多看了幾眼這些娛樂classified post. 發現11月26日,對mo一生影響至深的其中一隊樂隊manic street preachers要來香港HITEC開唱了!太太太感動了~中六時,mo可是天天手繪RICHEY的紋身返學的。 這年頭對二十世紀少年的福利怎麼這麼好呢?一年內可看到竇唯叔的演唱會還要有機會不過大海也看到MANICS,真是少年時代華麗懷緬! $680的站票⋯

Read Article →

“謝謝”

突然會看韓劇,真的只能用至行的“緣份”來解釋 近日淪陷在“謝謝”的魔力中 在非常有催淚本錢的角色設定下,劇本還是寫得蠻不錯的 特別喜歡孔孝真的演譯方式,連通常我會頂唔順的童星 {這位是很喜歡張赫,也很喜歡準基的包包面徐信愛小妹妹}竟也很得我心 原裝主題曲 日版簡介 極度得寵的徐信愛小妹 當然,最重要的是張赫大叔服兵役後,魅力發放到按也按不住 ~ 轉變真是夠誇張的 不信看看痞痞期的火山高校主角張兄。原來個面漲真係爭好遠,櫻木花道到痺: 送個張兄RAP的舊歌mV你欣賞。摷摷下才發現張兄真的乜都曉玩下架

Read Article →

我這樣的一個“環保分子”

近日生活事事都好像去到一個樽頸位,有點迷失,有點沮喪,有點想放棄,但又有太多不明不白不甘。 工作上每天就像在做客戶服務員一樣,一味聽電話查詢,有畸屎就跟進,無畸屎就做網站的事。捕住電郵日打夜打,用很lo-fi的工序去做一些技術性的事。每日只主力處理昨日的爛攤子,處理不及明天就處理前天的爛攤子。 做得慒慒懂懂的,渾然不知自己的位置。 輾轉反思,自己開始做這個全職環保工作已一年半了,在行內資歷算很淺的,也很顯然地未見有什麼成績/戰績。我常常想,我是否適合和勝任這項工作呢? 作為一個CAMPAIGNER,所要做的是影響他人的價值觀、對事物的看法,以求帶起社會上一種風潮,形成一股能自動波行走的力量,是為一個MOVEMENT(運動)。好像藍天行動,就不是一個MOVEMENT,只是一個做左D嘢的CAMPAIGN。 所以,我以為要CAMPAIGN去影響他人,首要是自己CAMPAIGN的信念堅定不移,時刻保持澄明,不渾瀆、不含糊,懷瑾握瑜的堅執到一個地步,成為個人最高的原則,只僅僅未成為一種宗教而已。CAMPAIGNER呼的吸的都要是這個信念的空氣,在家裡如是,在公眾場合如是,對住自已的拖友也如是。 我呢?我是否一個稱職的CAMPAIGNER呢? 老細L還在的時候,我們氣候隊開會或者腦震盪時,不時半打趣的互相指對方「因乜忽而成個“環保分子”咁?」一方面揶揄在香港還很根深𥰆固的環保人士STEREOTYPE,一方也就因為我們整個隊伍的處事、想法,似乎都比較接近「唔係搞環保果D人」。老細L接近venture capitalist,質姐接近編採主任加社工,我呢?可能是比較接近廣告佬,又或者容我唔知醜噏句,接近一個駐場藝術工作者(別PIA我~)。 我想,比起香港社會上標簽為「環保分子」的人,我反而更像一般市民。你可以說,我很「接近大眾市場」,跟大眾說話時出發點跟他們的日常生活比較接近。我非但不是以一個無原罪者的身份去宣揚環保,甚至不是以一個戎毒者的身份去勸人回頭是岸的。 也可以說,對於氣候變化,我沒有很專門的知識,跟一個平日正常吸收新聞資訊又會關心一下世界大事的人比,我極其量只是多看幾份不太有趣的REPORT而已。對於其他環保議題,尤其對物種、海洋保育有關的事,所知的更少。只是因為覺得「需要知」,作為一個人,無可選擇地活在這個時勢,咁高咁大,呢D野都要知啩,所以會留意,但未至於說覺得全部議題都非常有趣。 相比起行內不少紅褲子出身的專家,又或受到氣候變化化「感召」的、由其他行業轉來做NGO的行家,他們已經是門徒了,我的加入比較像一個「襯墟」形式的參與,又或者說,跟平日試用一種產品的原故差不多,而家好行喎CLIMATE CHANGE,你有冇試過呀?試下啦,好用架,用一排就見效架啦。 一開始的心態係咁樣。這是真事。 所以我說這是一個意外,你叫它緣份也好。我結果「用落」,又真的發覺氣候變化真有意思得不得了!所以雖然是試用裝起家,但「用落」了都是大手大手的。 我的優勢是,自己恰恰是一個被理性說服了就很能豁出去的人,我看完了正反兩面及其他不少週邊論點以後,我信了,我的生活習慣就能改,不怕改,不怕得罪朋友家人,也不怕面對自己做不了的時候的內疚感,因為我本人是很能因為GUILT而做事的,這實在是因人而異。 CLIMATE CHANGE,真的是我前所未聽過的末世異獸,而且是要在十年內全世將夾手夾腳把它纖滅才有出路的異獸。我信了,信了我就立刻會開始改。通過改變,我們可以阻止這個異獸造成破壞。為了要阻止這個異獸造成破壞,我有機會受薪做人人都應做的事,實在是非常榮幸的。 第一步是改變自已的陋習,也改變身邊最會聽你講的家人、朋友。垃圾我可以差不多全部分類,出街食飯九成時候會有帶飯盒以打包瘦瘦的女朋友們食剩的東西,去旅行/工幹我要飛的一年減到四程單程以內,國內地點搭火車硬卧,衫褲鞋襪飛遜ITEMS我一個月不會買多過2樣,每星期定期食素。做這些不因為我打緊呢份工,而是因為 i can, and i’m convinced. 到了我唔打呢份工,我仍會這樣的。 但我是否已很成功的改變身邊的人呢?not yet. 如果問做這份工作會不會因為它的EGO BOOST呢?因為它讓你自我感覺良好、立於道德高地? 很老實說,自我感覺良好是有的,但不因為它令你覺得比其他人優秀或高貴,而是因為氣候變化刻不容緩而且要全人類出手,所以日日做一些係人都有責任做的事,令我覺得我不是在做一些浪費時間、社會資源但只令少部分人肚滿腸肥的勾當,不是在幹一些深化社會不公的事,亦不是在「犯法呀?搵餐飯食啫」。 […]

Read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