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2 °C and 38.7 °C

昨晚用自己的電子探熱針,用我從蠟筆小新學會的方式替”嘔嘔逗逗”的瘦肉和皮旦探熱,分別是38.2 °C 和 38.7 °C 。星期日晚因皮旦嘔液體嘔了幾天去看醫生 (中央動物醫院的廖醫生~~你真細心。一定是好爸爸~~)。 看病吃藥後,到今又仍是“嘔嘔逗逗”的,又不肯吃乾糧,一下子瘦了個圏,暴瘦速度直逼李準基先生…汗 皮旦被帶到診所時躲在袋裡的可憐相: 實在是非常楚楚可憐的樣子,一點也不像平日神經大條的pp. 今天少爺和千金仍是十下十下的,瘦肉則很像小朋友知道自己病,你會+要就晒佢,夜晚一定要你從床上走下來跟他在廰溫存…你跟他前戲一輪他就在你面前吃一粒乾糧。我還要是高架床的。為什麼呢?少爺,你就不能在普通一點的地方依泣的嗎?床不舒服嗎? 另外,其他體位還沒空畫,詢眾要求就先看看三角位的上集。話說我不時會睡成如此死相: 手中抱的是一隻我到英國讀大學前,跟皮旦瘦肉他們舅父一起在灣仔集成中心後的一間屈人寺買的,還記得要整整七十多元,以我這種不輕易貪得意買野的人來說,一點也不便宜。可是這隻叫貓烏(洋名caaaat)的公仔真的是很有催眠作用,擁著她我走過了好幾段不易過的日子呢,她也曾代我向當年一度苦戀的釋放巴勒斯坦學生組織男仔表白,又跟我一起去toulouse學法文…絶不是井底之貓。 而我兩腳之間的三角位,就成為了少爺和千金候住的筍盆。就像原本平平無奇的單位經過豪裝後叫高幾個價位。 而多數時候瘦肉是能成功霸晒成個盆做其釘子戶的。如圖: 當然也有例外的,而那正是本人最熱及至~~腳痺的時候。下續。 今日本來經歷一劫,心情有九個差…簡直有點想唱 來又如風~ 離又如風~或世事通通不過是場夢…(特務倒還真有她的實淨,十點幾還發電郵來講公事,本人已去了不知長進地畫體位…)可是回到家裡,一煲粥的事相比起來更重要,也更珍貴。pp瘦肉,君を愛してる~~

Read Article →

各式體位

是的,我討厭的夏天很快要搶閘開始了。可是每晚去睡時仍是開著兩個暖爐,長開,係再生能源的。 大多數情況是這樣: 本人其實是偏好側臥的,還要擁著一隻貓公仔,才能好好睡。可是,瘦肉這位痴心的王子無論如何要睡在我的兩腿之間。你不讓他扒,他就給你定定的「果然…你不愛我…我明白的…」然後還會嬲很久…汗。 總之,如是者,冬天和夏至,他都霸實這個部位,散發他的愛情和魅力。可是,他的熱情,噢,好似一把火…由於我被「訓練」成可以仰臥,但仍不習慣大字型的睡,形成兩腿間空隙不多,瘦肉的身體,基本上是密舖平面的貼住我的肉的。好~~~熱。如圖 2 的. 我對肶其實是「浪」住瘦肉可愛的肉~~見圖3. 可是,你或會問,皮旦又睡在哪?她也是肶的愛好貓。可惜通常霸唔到位(汗…)又或被人逼遷。通常,在我維持這個一號體位的日子,皮旦會睡腳邊。形成chronic 腳痺。 今日體位就介紹到這裡。下回再談「三角(萬字夾?)體位」。

Read Article →

churning down below

churning,發酵者也。 to churn or not to churn, that is out of the question. what is churning down below? 淆底是也。 也正是我現在的心情。 不多不少暗示了有點反胃。 很快我就會每天每秒的面對失敗,也就當作練就對住大老細的一面厚皮也好。 ——————————————– 靚仔靚女就快兩歲了。a小姐從櫃桶底摷出幾張bb照。真是b得緊要。 細細個已有個多愁善感樣的瘦肉仔。真的好瘦哇好驚驚…得對耳大的兩位。

Read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