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啦不如

每天至少想一次… 離去吧,離去吧。 然後你們說,留下吧,留一下吧。 你有好人的上司,應該珍惜。 是的,可是為何我仍是那麼不快樂?總像是夾在大人和小孩的世界中間, 在創作和理論的門檻之間, 我兩邊喝的奶水都不夠。 良禽擇木而棲,我明白。 可是,良木在前, 我對翼呢…?我有對翼咩? —– 不是我想搞壞與designer的關係, 但事實是那個concept現在遲左,遲過個節日,真的冇可能work。老實說,你話沒問題,我都打左個突。那一刻,我專重你的專業意見,是的,我識咩吖…但我也有一點點覺得你緊張將件事係唔係都go ahead,多過做得好。可能你啱,但被你說服的只有一人。一對四,我可以點? 沒有人預計得到那大銀行proposal會阻了那麼多時間的,多得現在也hold up成個team。可是現在既然個期是變了,我們也沒辦法。我們也不好意思,你mark了retoucher,photographer,可是也不能就此為了要出一啲野而唔理好醜的拍了、execute了它。而我們之所以沒有要之前另外那個concept,除了因為佢唔掂,難道還需要其他理由?現在來把它翻兜,又有什麼理由? it’s all good for your highness to take it out on me, fine, i […]

Read Article →